2019-06-29

新聞:貝佐斯前妻要把多數財產捐作慈善

貝佐斯前妻要把多數財產捐作慈善

對於非常有錢的人,其實生活已獲得高度保障,把用不到,或不需使用的財富捐出,是很值得推廣的義舉。但捐出的財富,要使用在那裡,就是要再進一步深思的部分。

像這類捐贈,用在「一時性」困難者的身上,或是用在「建置系統性 」解法的部分,會比直接捐助弱勢者要好。

「一時性」困難者:比方運氣不好,一時無法工作者,意外造成經濟難關等。

「建置系統性」解法:學校教育、藥物研發、規畫特定弱勢者的整體協助方式、幫助社會特定議題的處理方法等。

把財富直接捐給弱勢者,當然可以立刻緩解弱勢者的處境,但,那其實應該是政府要去處理的事,一般社會要幫助的,應該是上述兩類比較好。

2019-06-27

新聞:捍衛民主 美19位超級富豪要求課徵富人稅

捍衛民主 美19位超級富豪要求課徵富人稅

這 19 人,現在就可以捐財富出來,他們要求富人稅,是因為「想」讓跟他們一樣也有很多財富的人,捐錢出來給政府。之前提到,分配出了問題,所以世界的食物足夠所有人吃,卻還是有人會餓死。而這裡討論的是「集中」也會有問題!

政府抽稅,就是「集中」財富。

集中的問題是,即使兩個人的財富相當,但對被抽稅的感覺「卻」不一樣。若其中一人是努力辛苦四十年才得來的,肯定跟努力十年得來,或是中樂透得來的,感覺不一樣。而這個不一樣的感覺,就會造成這個人對財富作「另外處理」的動機。像是有不少人會避遺產稅。

而這個另外處理財富的動機,使得政府在抽稅上的效益降低,加大了抽稅的查核跟資源投入。

反過來說,如果抽的這個稅對大多數人來說沒影響,反而政府可將資源投入其它地方。

富人稅的問題是,只要少數富翁覺得這個稅不公平,他就有極大的動機去轉移財產,讓政府無法抽到這個稅,而為了查核,就要花較多的資源去處理。雖然大多數時候,政府還是能抽到足夠的稅,但市場卻已因為這樣的避稅動機,變得效益降低。

就如前一篇所述,有錢有權的人,有時擔負自己無法勝任的工作事業,在面對可能的危難,一定會作更多的預防準備。

「但,為什麼就不能讓這些人『自由選擇』 捐出部分財富,而一定要政府法律規定一個比例的稅額?」

「因為這樣的話,就沒有人想捐財富了?是這樣的嗎?那這十九位富豪不就擺明會捐,甚至希望其它富豪也捐,才會要求加徵富人稅?」

每個富豪,或是每個人,對捐出財富的感受不一樣,捐的比例多少也不一樣,但若能讓個人「自由選擇」捐錢的多少,就可以減少避稅動機而造成的市場效率不佳。政府也不用一直增加查稅資源。如果整體社會的自由捐贈的資源,大過避稅跟查核的資源,那市場效率就可以提昇!

現在的問題便是「自由選擇」的捐贈,該用什麼樣的型式來運作! 這就是 FluDraw 要處理的問題!!!

2019-06-26

新聞:30歲財產逾千億 BMW繼承人:生活比外界想像難...

30歲財產逾千億 BMW繼承人:生活比外界想像難...

問題還是在「分配」,由於資本主義,財富在經過一段時間及特別努力工作,加上運氣之後,就會發生過於集中的狀況,但只要這個財富有在流動,整體社會影響不會太大,沒有人會被資源過度抽光而上街革命。在資源過於集中,掌控這個資源的企業,又必需維持它的營運。但後繼者不一定有這個能力承接,就會發生問題。

另一種比較常見的,就是中樂透的人,幾年之後,把中獎所得全敗光了。

企業以營利為主要目標,不營利的企業是無法生存的。但這個企業的所有者若像上述狀況是繼承而來的,卻不一定適合董事職位。此外因龐大的資產引起他人横生惡心,反對富人不利。

FluDraw 希望藉由大量的免費食物提供,來解決小惡的發生,並試圖減經資源過多者的壓力。

2019-06-11

新聞:新北挨餓孩童可至超商申請「80元內免錢餐」

新北挨餓孩童可至超商申請「80元內免錢餐」

除了新北市,其它縣市有這樣的方式嗎?弱勢到需要吃免錢餐的,應該平時就很辛苦,當然也會有一時沒飯吃的人。這麼一來,就變成有兩大類人,一是持續弱勢者,一是一時沒飯吃者,前者屬系統性問題,要系統處理解決。後者其實應該用臨時協助的方式來處理。雖然政策立意良善,但兩類人應該要區分出來,政府要針對弱勢作系統性協助。

第二類一時沒飯吃的,其實不會只有孩童,應該要擴大到全部年齡層,但這麼一來,政府的資源就不夠充足,這時就是 FluDraw 可以介入的部分。

2019-06-08

運氣的重要

當逃兵、學歷造假…雄風飛彈之父 怪招把妹娶賢妻

妻變植物人臥床4年 夫「積蓄全沒」悲嘆:讓她去死吧

這兩則新聞要一起看
第一則中好運氣「王維型的一念之仁,將韓光渭學歷改成真的,造就日後雄風飛彈之父」
第二則中壞運氣「出血性腦中風變成植物人,從此臥病在床」

運氣影響個人非常重大,每個人都會有機會遇到好運或壞運。然而,整體社會不會因誰有多少好運或壞運就變得非常不一樣。就如同財富一樣,對個人影響很大,有錢人日子自然比較好過,但整體社會卻沒因有錢人較多或窮人較多而有影著的變化。

然而,如果整體社會一直讓窮人變多,那社會整體的治安必然愈來愈差,需要的資源也愈來愈多。因此,如果好運是可以分給其它暫時還沒有這樣好運氣的人時,或許可以讓窮人有機會翻身,讓社會整體向上發展。而這個窮人,或許就像韓光渭一樣,可能在某個領域創造更大成就,還真有機會改變社會。

但運氣並不能「分」給其它人,所以,就改用可以分的「財富」,藉由捐助金錢,來幫助其它一時運氣不好的人。而以 FluDraw 的目標,就是讓一時運氣不好的人,「藉由已成功的富人捐助,而有機會吃一口飯」。畢竟,成功的人,其實也是一部分是「運氣」造就的。

2019-06-07

臉書:李利嘎 「不租給貧窮老人的房東,並不是壞房東」

【不租給貧窮老人的房東,並不是壞房東】

這是社工遇到的「系統性」問題中,「個案不同」所導致的狀況。

以政府的角度來看,制定一套「通用標準」的法規是很重要的,因為沒有標準,就無法執行,但在資源「分配」時,有時卻會造成符合資格者,不一定是最弱勢的人。但政府又不能每個個案去作不同的資源分配,因為這會有圖利之嫌。

以文中所提房東挑選房客,很明顯就是因為政府的「弱勢補助」無法補足弱勢房客可能的各種狀況,所以不得不選上班族或學生。

社工能介入的部分,也因為法規的限制,其實也不多。

這種弱勢居住權益的系統性問題,會因個案不同的狀況,很不容易解決。

如果是由 NGO (非政府組識) 來管理,或許比較可以針對個案作不同的處理,而這個 NGO 組識應該以社區為單位,畢竟居住是和週圍區域會有互動及影響。政府補助 NGO ,採用總額方式,有多少弱勢給予補助, NGO 自行調配資源,讓「整個社區」都變好,而不只針對單一個體處理。細節需要進一步研究,但這個方式或許可行。

2019-06-06

新聞:法國擬限制銷毀滯銷品 奢侈品業者憂:有損企業品牌價值

法國擬限制銷毀滯銷品 奢侈品業者憂:有損企業品牌價值

「生產過剩」是主因,自工業革命後,生產力大幅提昇,所以,即使地球人口總數不斷上昇,但資源還是多到可以浪費掉。

所以,一直以來,是「分配不均而不是資源不足」

2019-06-05

新聞:家境苦差點沒辦法畢業 他養雞回母校捐1000萬興學

家境苦差點沒辦法畢業 他養雞回母校捐1000萬興學

成功當然要靠努力,但運氣卻是很關鍵的因素...

如新聞中所提「遭逢八七水災,徐國興家裡的雞舍全軍覆沒,頓失經濟支柱,徐國興說,還好當時教授沈德奎帶著他去找教務長,幫他申請工讀金,讓他得以繼續求學,順利畢業」。若當時沒人幫忙,大概也只能中斷求學,之後的發展就很不一樣。

而徐國興日後回饋給學校,就是把這個「社會互助」傳承下去。

免於饑餓的自由,就是希望藉資源較多的人,幫助一時運氣不佳或暫無工作的人,有的會能吃一口飯。

2019-06-02

新聞:「巴菲特午餐」再創新高 神祕客457萬中標

「巴菲特午餐」再創新高 神祕客457萬中標

457萬元吃一個午餐 .... 如果把這些錢拿來吃 100 元午餐,就有四萬五千七百次午餐。

FluDraw 的概念之一,就是把那些「過於集中的資源,再分配出來給個體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