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12-18

新聞:【Soul Monday】日行一善:土耳其的「待食麵包」

【Soul Monday】日行一善:土耳其的「待食麵包」

"土耳其有一個名為「askıda ekmek」的傳統:人們光顧麵包店時,可用 2 倍價錢購買 1 塊麵包,多出的金錢其實是為有需要的人預先付費,好讓他們前來拿取「免費食物」"

其實這個概念是未來社會要成功轉變的一個方向。而「如何讓資源多的人願意付出」就是這個系統運作成功的關鍵因素。

FluDraw的概念也是如此,但加上「隨機」的運氣成份及「當餐免費」,而「隨機」也是用來說服富人提供資源的一項說帖。

2019-12-13

新聞:瑞典環保少女過譽了? 網友酸她:做法跟慣老闆一樣

瑞典環保少女過譽了? 網友酸她:做法跟慣老闆一樣

如果媒體有立場,而且過偏時,就會產生這種狀況。人們其實易受外來的影響而作選擇,很明顯這位少女大概不知道她在說什麼。而若人民一時不察,就會造成許多不必要的損失及浪費。這就是為什麼要優先解決吃飯的問題,這樣大家才有時間了解其它議題,當飯都吃不飽了,環保當然不是要處理的問題,而這種假環保就會讓雙方更激化卻無助問題的解決!

普丁對她的批評非常中肯
「非洲、亞洲地區的人民也想擁有和瑞典一樣富庶生活,你要怎麼做」
「你要告訴他們必須再窮個20~30年,他們的孩子也是,去跟他們解釋」

2019-11-29

新聞:重返世界首富 比爾蓋茲自侃捐錢速度還不夠快

重返世界首富 比爾蓋茲自侃捐錢速度還不夠快

比爾蓋茲,部分超有錢的人,其實很願意幫助世界。有更多這樣的人,真能達到所有人一生有都有飯吃。下一個問題便是,為什麼有錢人願意幫助他人?呵,這個問題很好,但可以從「運氣」跟「時間」來著手即可。後續再述。

2019-10-16

新聞:諾貝爾經濟學獎/撒錢有沒有用?以村莊實驗取代官方數據研究貧窮

諾貝爾經濟學獎/撒錢有沒有用?以村莊實驗取代官方數據研究貧窮

圖片中所提的「醫療服務更普及和提供更強誘因,能提高疫苗接種率」 ...
這不是基本常識?
這樣就能得諾貝爾經濟獎 ...... ......
好吧,可能有更深入的研究方式,新聞沒寫清楚。

免於饑餓的自由,如果能成功實現 ...... 那 ......
好吧,等實現再來說。

另一篇寫得比較多一些

3美籍學者獲諾貝爾經濟學獎 「發現平均地提供課本和免費午餐的效果有限,反而對準特定貧苦學生提供協助,效果更顯著。」

這不就是針對「有需求者」作提供的概念嗎?「平均發放」其實會造成不均,只有針對有需求者發放才有意義。以食物來說,就是肚子餓的人有東西吃。若把食物缺少跟學習一併處理,就會像他們的方式,「針對特定貧苦學生提供協助」。

目前 FluDraw 是以解決吃的問題作出發點。結合其它問題的處理應該能跟這些已有的解法一併使用。

2019-09-03

資源分配最大問題是不均,隨機分配是個解決方法

資源分配,最大問題是不均。也就是應該取得的人無法得到該有的資源。

以食物分配來說,當分配完成後,沒被分配到的人,就是沒得吃,即使他肚子餓。

採用當餐隨便抽選的分配方式,除了可以避免人為操弄之外,被抽中者可以選擇不取這次食物,也許是因為他肚子不餓,這餐不用吃。而真肚子餓的人就有機會吃到飯。以世界糧食足夠為前題,那麼所有真肚子餓的人,他抽中有東西吃的機率就變成100%。

舉例:
某地區部分糧食有短缺狀況,以食物集中再分配的方式,也就是現今食物救濟方式,會設立幾個食物分配站,如 20 站,盡量平均分散在該地區,由於是集中分配,故一次發放的食物可能會有一週食物量。並會登記取物者,避免重覆。但因無法得知來取物者是真需要一週食物,還是想多存糧食,變成實際分配並不均勻。此外取得者,也可能會吃比較快,或存放保存不佳而糧食減損,造成後面幾天餓肚子。而沒取到 (搶到) 此次食物發放的,除已有食物存量外,就是準備餓一整週 (當然一般會找隔壁或親友分食物來吃)。

若採用當餐隨便抽選的分配方式,假設還是 20 站,抽中者取當餐吃,因為餓的人抽中才會來,不餓的人就不需要吃這餐。隨時保有食物可供給,而且只要實際食物供給量大於當餐肚子餓的人,那應該可以達到 100% 人都不會有肚子餓而沒東西可吃的狀況。加上這 20 個食物分配站,保存功能一定比一般個人家庭要好,食物能存放較久,減少損失。

或許會有肚子不餓的人但抽中者,會留到下一餐吃,但如果系統長期運作,這種不安全感因為總是有東西吃,也就沒必要保留此餐,反正下一餐可再抽。此外,如果大家都有很大的機率吃得到飯,那些食物分配站就不用重兵把守,因為不需要搶奪資源。倘若這種隨機分配系統能擴大到全世界,那就沒有饑餓問題,也許就有機會避免戰爭!

這就是 FluDraw 要作的系統。

2019-08-15

新聞:亞馬遜推慈善捐贈 銷售商捐贈比收回成本還低

亞馬遜推慈善捐贈 銷售商捐贈比收回成本還低

現在的世界,是生產力遠遠超過使用率,很多產能過剩問題,造成更激烈競爭,加速新產品的製造,然後消耗地球的資源。

因此,凡是已經賺大錢的企業,該是思考回饋過剩資源給所有人的時刻了。

2019-08-12

新聞:大通銀行一筆勾銷加拿大信用卡卡債

大通銀行一筆勾銷加拿大信用卡卡債

對於有賺錢的銀行,其實讓一部分卡債不用還,並不是太大的問題。

同樣,對於有賺錢,尤其是被動收入賺錢的富人來說,撥一小部分錢給其它人吃飯,也不是太大的問題。

現在的問題是,這個機制,要如何進行?怎麼進行?這是 FluDraw 要處理的


2019-08-03

新聞:16歲爽中7400萬頭彩!10年打回原形…英女揭慘痛經歷:政府該規定18歲才能買

16歲爽中7400萬頭彩!10年打回原形…英女揭慘痛經歷:政府該規定18歲才能買

不只是年紀的問題,而是從來沒有財富管理的經驗及能力,才會有暴富後的問題。

除了資源搶奪的天性之外,還有後天整個社會追求財富的影響,才會造就一夜致富者的適應不良。

長期資本主義的社會發展下,這類人只會愈來愈多,所以,該是檢討讓人一夜致富的樂透彩的模式了,應該把資源盡可能平均分配並讓人選擇是否採用。不,這不是共產主義,也不是社會主義,因為不是用法律規定,而是基於個人「自由意志」,是自己決定提供資源,是自己決定接受資源,而這個資源,就 FluDraw 定位在「食物」,如此而已。

2019-07-26

新聞:美國司法部長:軟體開後門做得到也必須如此

美國司法部長:軟體開後門做得到也必須如此

不,這是做不到的。

政府想要監控網路信息, 主要不外乎要預防甚至阻止犯罪。但犯罪的主體是人,而不是軟體本身,壞人利用軟體作壞事。所以,重點是人,不是軟體。

此外,軟體加密設計,是無法作到開後門的,因為即使檯面上的軟體公司設計了這樣的後門,但總會有其它的組織或是人設計無後門的軟體。

真正要解決的,是壞人作惡的問題。然而,若能將為惡的動機降低或減除,那就不需要大費周張地佈署資源去防止壞事的發生。

藉由讓全世界所有人,都能有免於饑餓的自由,就可以減少只因要吃一口飯而為惡的事發生。

2019-07-20

新聞: 迪士尼繼承人到樂園臥底...員工怨「要撿垃圾吃」!悲慘生活讓她氣炸

迪士尼繼承人到樂園臥底...員工怨「要撿垃圾吃」!悲慘生活讓她氣炸

再好的公司,再棒的員工,再優秀的管理,也會因為資本市場的競爭,慢慢變型,而要改變這種不好的變型,不是找更高薪的管理者,作更好的決策,而是要將這些決策還給每一個人,像是員工可以自主是否上班。如果員工不必工作,就有飯可吃,那公司就勢必提出更好的工作環境,才有辦法吸引員工。

因此,讓所有人一生都有飯吃,是可以減少公司劣化的機會。

2019-07-17

新聞:聯合國報告 全球逾8.2億人飢餓、營養不良

聯合國報告 全球逾8.2億人飢餓、營養不良

「聯合國預計2030年達到全球零飢餓的目標,面臨更大挑戰。」

如果是用「集中」再「分配」的方式來處理,應該是達不到全球零飢餓,因為集中跟分配的過程中,會產生利益爭奪的狀況! 不論是政府或任何組織主導,都會有這種問題。尤其是要給弱勢者每天所需的食物,因為弱勢,所以上頭給什麼就吃什麼。因為食物有時效性,所以必需持續這個流程,長久必然產生弊端!

解決吃的問題,應該要由個人提供資源,由亂數隨機來抽取給付對象。因為這樣的作法,才會有真正的「效率」,沒有人會在這樣的系統中「爭利」。

這就是 FluDraw 系統要作的。由 AI 來分析並亂數抽取食物給付對象,並藉由區塊鍊的不可變造完整記錄食物的生產履歷及運送過程。因為是由電腦系統控制,無人為介入,就不會有弊端。

這,才能解決零飢餓,甚至達到讓所有人免於饑餓的自由!

2019-07-16

如果人人有飯吃,不會造成好吃懶作?

免於饑餓的自由,最終就是讓全世界所有人一生都有飯吃。

這樣會造成好吃懶作嗎?

首先,好吃懶作中的作,指的是工作,如果是事業、興趣,人會一直去作。當不需工作就有飯吃,自然比較會去作有興趣跟發展事業。

第二,就算是工作,以目前的科技發展,只是單純的工作,一般對整體社會不太能帶來更多的進步的發現或發展。只有事業跟興趣,比較能創造新局,改變社會。

第三,目前世界的科技發展,早就不需人們作「工作」,在 AI 時代後,更多所謂的「工作」根本不用人類來作。因此,所有人就必需思考,什麼是自己要去作的,而不是目前看到商業競爭下的「血汗工作」

舉例

1.空氣:所有人可自由呼吸,無需付出任何成本,也因此就不用考量為了呼吸而要去作什麼事。然而,因為大量工廠及污染,使得空氣品質問題變成政府要面對的,而有一些國際法規來限制,像是 CO2 的排放量。這是把自由呼吸變成政策限制,剛好跟所有人都要作商業競爭,才能享有免於饑餓的自由,的這個方向相反。也就是因為早期沒有對空氣任何限制,才會有這麼多工廠及畜牧業、木材的發展。

所以,如果人們不用為了吃飯,而去作商業競爭,會不會有機會發展更多元化的社會創新呢?

2.藝術,像是畫作、音樂。如果人們對這個沒有興趣,市場自然就沒有價值。如果畫家可免於饑餓,他就能用更多時間作畫,也許就會有更好的畫作問世。目前是透過商業競爭來讓畫家、畫作在市場上獲得評價。但問題是,好的畫作很多是一念之間或是要很長時間修補才能成形。只讓商業競爭主導一切的後果就是會像股票一樣,大家都炒短線,而曠世巨作就很難出頭了。

因此,維持商業競爭是資本主義的基本特質,但保有讓較弱勢的畫家有機會作出新畫作,就是 FluDraw 要作的,讓畫家有飯吃!

2019-07-14

免於饑餓的自由 前題:資源多的人是否願意分享?

賺的錢都拿來鋪路!水果攤老闆驟逝存摺剩2000餘元

資源並不多的李志榮,都願意分享,讓社會更好。這代表更多的人其實是能力協助他人。

FluDraw 將目標鎖定在免於饑餓,也就是希望透過資源較多者的貢獻,協助那些資源不足的人有飯可吃。

2019-07-13

免於饑餓的自由 前題:食物是否足夠給所有人吃?

首先看看 維基百科 世界人口 的說明

「2017年4月24日達 75億 ... 預計2023年前,世界人口將達到80億」

如果食物是不夠的,那人口成長早該有上限,但其實人口還是持續增加。這代表食物是夠所有人吃的。

許多國家的財產集中在少數人上,使得經濟較為弱勢者,自然減少生育小孩的機會,人口數才減緩增加。

因此,不是沒得吃,而是分配不均,才會有食物不夠吃的狀況。

2019-07-10

新聞:樂透中58億!男爽買別墅+飛機 7年後下場超悲傷

樂透中58億!男爽買別墅+飛機 7年後下場超悲傷

掌握財富的能力,也是要培養及訓練的。

許多人到後來,把「追求財富」變成目的,但只有好好運用財富,才能真正掌握財富。

2019-06-29

新聞:貝佐斯前妻要把多數財產捐作慈善

貝佐斯前妻要把多數財產捐作慈善

對於非常有錢的人,其實生活已獲得高度保障,把用不到,或不需使用的財富捐出,是很值得推廣的義舉。但捐出的財富,要使用在那裡,就是要再進一步深思的部分。

像這類捐贈,用在「一時性」困難者的身上,或是用在「建置系統性 」解法的部分,會比直接捐助弱勢者要好。

「一時性」困難者:比方運氣不好,一時無法工作者,意外造成經濟難關等。

「建置系統性」解法:學校教育、藥物研發、規畫特定弱勢者的整體協助方式、幫助社會特定議題的處理方法等。

把財富直接捐給弱勢者,當然可以立刻緩解弱勢者的處境,但,那其實應該是政府要去處理的事,一般社會要幫助的,應該是上述兩類比較好。

2019-06-27

新聞:捍衛民主 美19位超級富豪要求課徵富人稅

捍衛民主 美19位超級富豪要求課徵富人稅

這 19 人,現在就可以捐財富出來,他們要求富人稅,是因為「想」讓跟他們一樣也有很多財富的人,捐錢出來給政府。之前提到,分配出了問題,所以世界的食物足夠所有人吃,卻還是有人會餓死。而這裡討論的是「集中」也會有問題!

政府抽稅,就是「集中」財富。

集中的問題是,即使兩個人的財富相當,但對被抽稅的感覺「卻」不一樣。若其中一人是努力辛苦四十年才得來的,肯定跟努力十年得來,或是中樂透得來的,感覺不一樣。而這個不一樣的感覺,就會造成這個人對財富作「另外處理」的動機。像是有不少人會避遺產稅。

而這個另外處理財富的動機,使得政府在抽稅上的效益降低,加大了抽稅的查核跟資源投入。

反過來說,如果抽的這個稅對大多數人來說沒影響,反而政府可將資源投入其它地方。

富人稅的問題是,只要少數富翁覺得這個稅不公平,他就有極大的動機去轉移財產,讓政府無法抽到這個稅,而為了查核,就要花較多的資源去處理。雖然大多數時候,政府還是能抽到足夠的稅,但市場卻已因為這樣的避稅動機,變得效益降低。

就如前一篇所述,有錢有權的人,有時擔負自己無法勝任的工作事業,在面對可能的危難,一定會作更多的預防準備。

「但,為什麼就不能讓這些人『自由選擇』 捐出部分財富,而一定要政府法律規定一個比例的稅額?」

「因為這樣的話,就沒有人想捐財富了?是這樣的嗎?那這十九位富豪不就擺明會捐,甚至希望其它富豪也捐,才會要求加徵富人稅?」

每個富豪,或是每個人,對捐出財富的感受不一樣,捐的比例多少也不一樣,但若能讓個人「自由選擇」捐錢的多少,就可以減少避稅動機而造成的市場效率不佳。政府也不用一直增加查稅資源。如果整體社會的自由捐贈的資源,大過避稅跟查核的資源,那市場效率就可以提昇!

現在的問題便是「自由選擇」的捐贈,該用什麼樣的型式來運作! 這就是 FluDraw 要處理的問題!!!

2019-06-26

新聞:30歲財產逾千億 BMW繼承人:生活比外界想像難...

30歲財產逾千億 BMW繼承人:生活比外界想像難...

問題還是在「分配」,由於資本主義,財富在經過一段時間及特別努力工作,加上運氣之後,就會發生過於集中的狀況,但只要這個財富有在流動,整體社會影響不會太大,沒有人會被資源過度抽光而上街革命。在資源過於集中,掌控這個資源的企業,又必需維持它的營運。但後繼者不一定有這個能力承接,就會發生問題。

另一種比較常見的,就是中樂透的人,幾年之後,把中獎所得全敗光了。

企業以營利為主要目標,不營利的企業是無法生存的。但這個企業的所有者若像上述狀況是繼承而來的,卻不一定適合董事職位。此外因龐大的資產引起他人横生惡心,反對富人不利。

FluDraw 希望藉由大量的免費食物提供,來解決小惡的發生,並試圖減經資源過多者的壓力。

2019-06-11

新聞:新北挨餓孩童可至超商申請「80元內免錢餐」

新北挨餓孩童可至超商申請「80元內免錢餐」

除了新北市,其它縣市有這樣的方式嗎?弱勢到需要吃免錢餐的,應該平時就很辛苦,當然也會有一時沒飯吃的人。這麼一來,就變成有兩大類人,一是持續弱勢者,一是一時沒飯吃者,前者屬系統性問題,要系統處理解決。後者其實應該用臨時協助的方式來處理。雖然政策立意良善,但兩類人應該要區分出來,政府要針對弱勢作系統性協助。

第二類一時沒飯吃的,其實不會只有孩童,應該要擴大到全部年齡層,但這麼一來,政府的資源就不夠充足,這時就是 FluDraw 可以介入的部分。

2019-06-08

運氣的重要

當逃兵、學歷造假…雄風飛彈之父 怪招把妹娶賢妻

妻變植物人臥床4年 夫「積蓄全沒」悲嘆:讓她去死吧

這兩則新聞要一起看
第一則中好運氣「王維型的一念之仁,將韓光渭學歷改成真的,造就日後雄風飛彈之父」
第二則中壞運氣「出血性腦中風變成植物人,從此臥病在床」

運氣影響個人非常重大,每個人都會有機會遇到好運或壞運。然而,整體社會不會因誰有多少好運或壞運就變得非常不一樣。就如同財富一樣,對個人影響很大,有錢人日子自然比較好過,但整體社會卻沒因有錢人較多或窮人較多而有影著的變化。

然而,如果整體社會一直讓窮人變多,那社會整體的治安必然愈來愈差,需要的資源也愈來愈多。因此,如果好運是可以分給其它暫時還沒有這樣好運氣的人時,或許可以讓窮人有機會翻身,讓社會整體向上發展。而這個窮人,或許就像韓光渭一樣,可能在某個領域創造更大成就,還真有機會改變社會。

但運氣並不能「分」給其它人,所以,就改用可以分的「財富」,藉由捐助金錢,來幫助其它一時運氣不好的人。而以 FluDraw 的目標,就是讓一時運氣不好的人,「藉由已成功的富人捐助,而有機會吃一口飯」。畢竟,成功的人,其實也是一部分是「運氣」造就的。

2019-06-07

臉書:李利嘎 「不租給貧窮老人的房東,並不是壞房東」

【不租給貧窮老人的房東,並不是壞房東】

這是社工遇到的「系統性」問題中,「個案不同」所導致的狀況。

以政府的角度來看,制定一套「通用標準」的法規是很重要的,因為沒有標準,就無法執行,但在資源「分配」時,有時卻會造成符合資格者,不一定是最弱勢的人。但政府又不能每個個案去作不同的資源分配,因為這會有圖利之嫌。

以文中所提房東挑選房客,很明顯就是因為政府的「弱勢補助」無法補足弱勢房客可能的各種狀況,所以不得不選上班族或學生。

社工能介入的部分,也因為法規的限制,其實也不多。

這種弱勢居住權益的系統性問題,會因個案不同的狀況,很不容易解決。

如果是由 NGO (非政府組識) 來管理,或許比較可以針對個案作不同的處理,而這個 NGO 組識應該以社區為單位,畢竟居住是和週圍區域會有互動及影響。政府補助 NGO ,採用總額方式,有多少弱勢給予補助, NGO 自行調配資源,讓「整個社區」都變好,而不只針對單一個體處理。細節需要進一步研究,但這個方式或許可行。

2019-06-06

新聞:法國擬限制銷毀滯銷品 奢侈品業者憂:有損企業品牌價值

法國擬限制銷毀滯銷品 奢侈品業者憂:有損企業品牌價值

「生產過剩」是主因,自工業革命後,生產力大幅提昇,所以,即使地球人口總數不斷上昇,但資源還是多到可以浪費掉。

所以,一直以來,是「分配不均而不是資源不足」

2019-06-05

新聞:家境苦差點沒辦法畢業 他養雞回母校捐1000萬興學

家境苦差點沒辦法畢業 他養雞回母校捐1000萬興學

成功當然要靠努力,但運氣卻是很關鍵的因素...

如新聞中所提「遭逢八七水災,徐國興家裡的雞舍全軍覆沒,頓失經濟支柱,徐國興說,還好當時教授沈德奎帶著他去找教務長,幫他申請工讀金,讓他得以繼續求學,順利畢業」。若當時沒人幫忙,大概也只能中斷求學,之後的發展就很不一樣。

而徐國興日後回饋給學校,就是把這個「社會互助」傳承下去。

免於饑餓的自由,就是希望藉資源較多的人,幫助一時運氣不佳或暫無工作的人,有的會能吃一口飯。

2019-06-02

新聞:「巴菲特午餐」再創新高 神祕客457萬中標

「巴菲特午餐」再創新高 神祕客457萬中標

457萬元吃一個午餐 .... 如果把這些錢拿來吃 100 元午餐,就有四萬五千七百次午餐。

FluDraw 的概念之一,就是把那些「過於集中的資源,再分配出來給個體」。


2019-05-26

新聞 日超商推回饋 盼民眾買即期食品減少浪費

這個方式雖然對食物不浪費有幫助,但還是偏向商業模式,畢竟企業以營利為目的,所有的經營模式,最後必然以提高獲利為重要考量。企業要處理的,跟政府類似,是「系統性」問題。 舉一個例子,若今天企業經營狀況有困難時,當然就無法如此折扣商品。這是第一個問題。


第二,折扣的意思是,還是要付錢,藉由折扣吸引消費者來購買甚至買其它的東西,對消費者來說,比較可能會變成花更多的錢加買其它東西。這比較像是一種商業模式。

第三,因為是要到商店購買即期品,所以會有排隊的問題,先排先拿。這樣變成住附近的,或是有時間的人,比較能拿到這個優惠。如果是比較弱勢的人,或是沒時間的人,他們是無法搶到即期品的。

2019-05-16

所有的問題,幾乎主要是資源分配不均開始

Vaccination lags behind in middle-income countries 14 May 2019



以上新聞的重點是「比較沒那麼窮的國家,疫苗接種率比最窮的國還低」
 
這就是「分配不均」造成的問題。

除了醫療資源,許有的資源,在善心的幫助下,最差的總會被補足,但次差的,如果整體狀況不足以支撐到標準時,反而會比最差且補足的,要更糟。

這一點,在食物上也是如此。想用善心來協助最窮的人有飯吃,其實還是會讓次窮的人,沒有足夠的飯吃。這一切均是因為分配的方式有問題。

這種差到無法達到標準的,是屬「系統性」問題,也就是他無法自己解決,或需要長時間,或需要外力資源協助。像最窮國家的疫苗問題,就屬「系統性」問題。

另一種屬「暫時性」問題,也就是只要渡過短暫的時間,或是一小部分外力資源,就可以自主解決的問題。以疫苗問題來看,次窮國家還是屬於「系統性」問題。但從食物來看,就好像有人一時失業,但也許幾天或幾週,就能找到工作,這就可以算是「暫時性」問題。

要達成「免於饑餓的自由」,在初期要解決的,就是「暫時性」問題而先不處理「系統性」問題。「系統性」問題最好由政府解決。讓「暫時性」沒飯吃的人,有飯吃,就是這個系統要先解決的問題。

2019-05-01

免於饑餓的自由

前題:
  1. 食物是否足夠給所有人吃? Food is enough for all people ?
  2. 資源多的人是否願意分享? People with more resources willing to share ?

上述兩者答案若是肯定的,那麼其實現今人類社會,就能作到讓所有人終其一生,都享有免於饑餓的自由。

能作到但需要一些方法及步驟來實現。

之後的文章,將會針對不同的社會新聞切入,看看「免於饑餓的自由」能解決那些部分。當然,這一切都是作者個人的猜想。

另外會有文章說明,要用什麼方式來達成這個目標。